“注意!注意!六号机、九号机预备!外景组、备援组待命!警力组测试红绿灯…”


“开始了!开始了!倒数五秒…四、三、二、一…Action!”


喀喀……锵!这是开锁的声音。


咿呀咿呀……随着没上油的转轴铁片发出怪响,荧幕上大家熟悉的公寓木门打开了。


观众们引颈期盼的女主角,立刻就出现在画面中央。


“咦咦咦!馨茹!今天是怎么回事?喔天啦!美呆了啊馨如!喔喔喔喔~”


“哇塞!馨茹的裙子!馨茹的大腿!噢天哪……咦?那那那是仪队练习用的超短裙吧?怎么一大早就穿出来了?今天不是仪队的练习日吧?”


偷拍的画面分辨率不是很高,但所有男人都立刻被馨茹白璧无瑕的美腿勾走了魂。


上衣仍然是那件遮掩了好身材的宽松制服,不过被短短的裙子扣住了细腰,让馨茹胸前的峰峦崚线随之绷紧,变得比平常更加的浮凸明显了。


楼梯间的上升气流,吹拂着馨茹俏丽的长发、还有那片几乎快没有重量的黑色裙摆…


“六号机你在干嘛?Focus啊!Focus啊!低一点!对准一点好不好?!”


六号机是一个戴眼镜的家伙。他刚才完全看呆了,没有把眼镜上的隐藏摄影机对准面前的白嫩美腿。


“陈伯伯早~”馨茹巧笑倩兮的甜蜜娇颜,是许多人每天清早的活力泉源。光是看到她未施脂粉的脸蛋、听到那诱惑力十足的美声,很多男人的肉棒就会瞬间挺起,变得比碳纤维钛合金还要硬上许多。


剪辑师熟练地将画面亮度加高,补强公寓里日照不足的阴暗视讯。馨茹雪白晶莹的粉肤是最好的参考点,只要把白平衡拉到正常值,影像讯号就可以透过卫星及网路在全球同步播放了。


“讨厌~~陈伯伯…干嘛这样看人家啦……”馨茹扭扭捏捏地拉着裙摆,头低低的,俏脸红扑扑的。“人家的裙子在阳台被风吹掉了啦…在地上弄脏来不及洗了,只好先穿这一件嘛…”


馨茹是这个锁码频道开播以来最受欢迎的美少女。虽然她平常都穿得保保守守密不透风,但是脸蛋漂亮清纯又妩媚、身材高挑窈窕又魔鬼,播出不到一个礼拜就勇夺观众票选的性幻想对象第一名,并且持续蝉连至今,第二名的得票连她的尾数都不到。


“九号机!九号机咧?!看傻眼了啊?工作啊!换你上了啊!”“备援组咧?脚踏车摩托车通通给我牵出来!等一下要从四面八方一起给我上啊!”


馨茹平常是骑脚踏车上学的。不过她的技术很好,骑车时把裙子盖得严严实实,连一点点走光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啦!今天不一样了。穿着这么短的百褶裙,就算馨茹变成千手观音也挡不住春光外泄的。虽然只能拍摄到安全裤,但今天的收视率铁定会再度破表了。看到馨茹难得的性感打扮,想必很多观众都已经请假不去上班了,一个个守在电视前面狂打手枪~


楼梯底下没有人,不过家教良好的馨茹仍然紧紧按着裙摆,一步一步很有气质地下楼。水泥的楼梯没办法加装暗藏摄影机,不过电视台早已准备好了对策……


“小汪~姐姐今天没办法陪你玩喽…”馨茹半弯下腰,轻轻抚着小汪的头。


小汪是一条拟真电子狗,也是工作人员遥控的九号机。


全球的男性观众都随着小汪的视线逐渐往上……舔弄馨茹茭白笋一般的细致小腿…摩娑她光滑无瑕的膝窝脚弯…再迎向她最最最难得一见的圆润大腿…


“小汪,不行啦~姐姐先走喽,赶时间呢~”


九号机只来得及拍到馨茹的半截大腿。导播和工作人员仿佛能听到整座城市的男人们失望叹息…


“哇哈哈哈~~有了有了!哇哈哈哈~~”“我们不是在脚踏车上装了光纤鱼眼吗?讯号应该都还在吧?赶快找出来啊!等了三年,今天终于可以拍下馨茹的美处女嫩穴特典了!!哇哈哈哈~~”


导播的话还没说完呢,早有工作人员打开鱼眼接收器了,准备随时将画面切换到馨茹的裙子底下…


“咦……”“咦???”“啊啊啊啊!机动组!机动组在哪里?外景组来不及了,你们立刻替换上去~快快快!”


穿着极短又轻飘飘的裙子,馨茹当然是不敢骑脚踏车的。铁架上的鱼眼只模模糊糊地看到美人儿飘过,然后馨茹就走出公寓大门了。


“讨厌…今天怎么这么多男生…”馨茹平常之所以骑脚踏车,其中一个原因就是避免被路上的男人搭讪骚扰。“嗳呦…好丢脸…人家今天穿得这么暴露……讨厌讨厌…”


馨茹不敢正视男人们的目光,只能一路上娇滴滴地低头走着。一对纤手把裙摆扯得紧紧的,简直就像是穿着紧身窄裙了。


画面跟随馨茹踏着小碎步的倩影,呈现出三百六十度的超广角转动视野。反正馨茹一直低着头,工作人员们干脆就光明正大地拍起来了。


Zoom in…Zoom in…Zoom out…


紧紧包裹住馨茹的单薄布料,将她内裤的轮廓边缘都勾勒出来了。对着太阳的方向逆光拍摄,那对修长玉腿的完美弧线,也清清楚楚地从薄裙里头映照在所有男人面前…


剪辑师看着工作台上数以百计的珍贵画面,忙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馨茹的每个角度都是那么美、那么上相,那么性感…到底该怎么取舍呢?实在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剪接了…


其实剪辑师多虑了。绝大部份的观众都已经贴到电视前面,开启九宫格画面同步追踪欣赏了。看着荧幕上九种角度的诱人美少女,许多观众都喷出了不含精子的稀薄精液…因为从刚刚到现在最少已经射两三次了,睾丸里的士兵们早就都阵亡在卫生纸里面了…


走着走着,馨茹来到了天桥旁边,对面就是公车站牌了。


可是…天桥的下楼梯处就正对着站牌,要是走天桥的话,裙子里的美景一定会被通通看光光的…


馨茹觉得好挣扎。身为品学兼优的模范生,她平常一定毫不考虑的走上天桥。可是…可是…今天穿的裙子这么短……


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馨茹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泛着泪光…“好吧……好吧……还是……走天桥好了……”


左思右想、反复斟酌之后,馨茹决定还是当个乖宝宝。反正裙子里面的是安全裤,被看到就当做是裙子里穿了泳装吧…


全世界的男人们都在等待。看着馨茹在天桥旁边的内心争战,连无神论者都默默在心里头开始认真祈祷了。


走天桥!走天桥!走天桥!走天桥!上帝啊!一定要让馨茹走上天桥啊啊啊~~~~


画面上的美少女移动了。走向了阶梯。


各大城市都爆出了一片震耳欲聋的欢声,瞬间收视率也一下子冲破了旧纪录!当然啦,收视率的前十二名都是馨茹创下的。自从她的节目开播之后,其它节目就只能在第十三名之后苦苦撑持了…


馨茹觉得好紧张、好害羞。虽然这件裙子并不是第一次穿,但平常只有仪队练习时才会换上呀…仪队可不需要穿这么短的裙子上楼梯呢…而且仪队练习时是男宾止步的,就算是教育局高阶督查也不可能混进去偷看的…


看着画面上一阶阶轻盈跨步的光滑大腿,导播和工作人员全都是目瞪口呆。


实在是太美了。


馨茹那雪白晶莹的幼嫩大腿,几乎完全裸露在全世界的男人面前。随着她的娇躯轻轻摆动,紧紧绷着的裙摆沿着曲线上滑,只能勉勉强强遮住馨茹的大腿根部…


几位剪辑师早都放下手边的工作了。一个个都把裤子拉链解开,用手套弄了起来。


馨茹没注意到裙子绷太紧的反效果。她只是不断地抬腿、莲移、抬腿,只想赶快逃离这羞耻的地狱,希望跟在身后的男人们不要看到太多春光…


天桥上的摄影机适时发生了作用。本来是架在这里,想趁馨茹骑车经过时偷拍衣领内乳沟的。这会儿摄影机全都转了角度,正对着馨茹那毫无防备的诱人底裤…


“湿了?!湿了!湿了!!”“我没看错吧???馨茹的内裤上…那片水渍???”


三年来辛苦等候的梦幻画面,此刻就在数十亿男人的眼前播放着特写。


馨茹转过了身子,在天桥上稍稍缓口气,却正好让裙底对准了另一台摄影机!


“我…我…我…”数万名有心脏病的男人,在世界各个不同角落里同时发作了。


没有人有空叫救护车。


就算叫了,急救员也不可能来。他们全都在医院的值班室里守着电视呢…


馨茹那片沾湿半透明的底裤当然不是淫液,而是她紧张时流下的芬芳汗水。不过不管怎么说,看在电视上都是那么地充满魅力、充满诱惑,好似正邀请着男人们的轻揉爱抚…


男人们的视野全都缩成了一束…仿佛只看得到那一小片的镂空…隐隐约约似乎可以看到那梦寐以求的美丽肉缝…


馨茹离开了摄影机。她想搭的公车已经来了,再不下去就会赶不上了。


第一次没骑脚踏车上学,该不会就迟到吧?馨茹急忙忙地奔向阶梯,小跑步,完全没顾及那迎风飘扬的裙摆…


天桥下的男人们,一辈子也忘不了这香艳销魂的美景…


本来有很多人是要搭这班公车的,这会儿全都放弃了,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馨茹的内裤和美腿…


适时而来的微风,把短短的裙摆吹黏到她的制服上衣,勾住了扣子。


馨茹绝美的下半身只剩下一条微湿的安全裤,紧紧裹着她诱人的性感小鲍鱼。不设防的纤腰肌肤完全裸露,和那对修长紧致的美腿相映成趣。


馨茹忘记应该要保护自己,她只是眼睁睁地看到公车门关上、起动、加速、离开了站牌。


裙摆仍然勾在她的制服上衣。


馨茹就像是穿着两截式的性感泳衣,在一大群的男人们视奸下,愣愣地站着。


清纯、美丽、半裸露的女神,被围在这数十位的男人当中…


噗!


噗!


噗!噗!噗!


一道道白浊浊的液体,洒向了女神的内裤。


他们并不是故意的。完全是情不自禁。拉链拉开就这样了,喷得又长又远,就这么刚好都落在馨茹的内裤和美腿上…


“变…变态!变态~~”馨茹总算从迟到的阴影中醒过来了。“救…救命!有色狼!好多色狼~~~救命呀~~~”


馨茹清脆甜美的呻吟娇啼,让那一根根的巨炮又再度挺起了。


不过馨茹已经跑开了。她两只手高高地提着裙摆,逃向马路斜对面的麦当劳…


马路上所有的车都停下来了。性感的女神飞奔在他们眼前,用那双美腿抚慰他们赶着上班的急迫心情…


馨茹不能把裙摆放下…她不想让裙子沾到那些污秽淫邪的胶体物质…她只能选择裸露…用极度的羞耻来保护那件迷你裙的贞洁…


馨茹几乎是全裸着下半身跑过整条大街…冲进麦当劳…在男店员色眯眯的目光中躲进洗手间…


馨茹把鞋袜都脱了,内裤也褪下丢在垃圾桶里。她用力地搓洗下体,要把那片黏糊糊的恶心电解质全都冲掉…


泼水、洒水的同时,馨茹紧窄的小穴也同时涌流出芬芳的液体…


馨茹忽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轻松与愉悦,小穴里无数的打水帮浦喷撒着花蜜,将她湿淋淋的大腿铺上一层丝袜般光滑的闪亮,让镜子里那双美腿变得更明艳、更诱人了…


“呀~来不及了~要迟到了~”


馨茹几乎用光了所有的擦手纸,才把小穴里源源不绝的蜜液给吸完。半湿半干的美腿闪耀着眩人心神的白皙,馨茹快手快脚地穿回鞋袜。


来不及买内裤了,馨茹一冲出门就拦了辆计程车。


“馨…啊不是啦,小美眉,不用紧张,我知道有一条小路去你们学校,保证不会迟到啦!”司机先生当然认得这位梦中情人,不过他一定要假装不认识。


馨茹非常小心地开门上车。现在不只是裙子超短,里面还没有穿内裤哩……绝对绝对不可以让人家发现…


“呀~~好冰!!!”后座的皮椅被冷气冻得硬梆梆的,馨茹未着寸缕的香臀立刻就被刺激到了…


“小美眉,坐稳喔,要飙车了~”司机先生猛踩油门一个大转弯,不过他的眼睛只盯着偷窥用的广角后照镜,根本没在看路。


“呀~~”还没系安全带的馨茹被惯性推滑到一边,短短的裙摆再度被掀了开来!


“馨…小美眉!?!?你你你你你你穿丁字裤喔????还是黑色蕾丝的???”司机先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完全没看到任何像是女高中生会穿的内裤花样,只在后照镜中看到朦朦胧胧的一丛黑发……


馨茹小姐…她不可能没穿内裤吧……应该是丁字裤……一定是…馨茹小姐不可能没穿内裤的……她那么乖那么保守……


馨茹手忙脚乱地抚平裙摆,系上了安全带。一对美腿夹得紧紧地,斜放。她不能再让司机先生看到更多秘密了…


司机先生一路上不断地加速减速、蛇行超车,只为了让馨茹的裙摆稍稍滑动,再一次看向那诱人到极点的秘处…


“小美眉,到了喔,你看还有三分钟,没迟到吧!”身为馨茹的忠实支持者,司机先生当然不会让他的偶像上学迟到。


“谢谢…谢谢你!”馨茹一边翻找钱包,一边用手肘轻轻压着裙摆,避免让司机先生有机可乘。“…对…对不起…我…我的钱不够…”


“啊没关系啦,意思意思就好,你有多少钱?”


“我…我…刚刚…好像把钱掉了…现在只有……两块钱…”


“两块??!!”司机先生恶狼般的目光来回扫视着馨茹的大腿,“小美眉,把你的内裤卖给我好了,我车上刚好有七万多块…”


说实在的,七万块买馨茹小姐的内裤真的是太便宜了。要不是车上现金不够,就是花个七十万买下来也都心甘情愿啊…


“我…我…”馨茹的娇羞泪水一下子迸了出来,“司机大哥…我…我的内裤…不能卖给你啦…对…对不起……对不起……真的…真的…不行……”


“司…司机大哥……”馨茹看看手表,她快要迟到了。“我…我的胸罩…给你好不好……我…我的内裤……不能给你……”


制服上衣是深绿色的,就算没穿胸罩也看不太出来。心乱如麻的馨茹,这会儿只能想到这个折衷办法了。


摘下胸罩,冷空气一下子就让馨茹的乳尖站了起来。幸好她衣着一向保守,制服没有非常紧绷,不然任何人都可以看到那两点引人犯罪的激凸……


“馨茹,你的脚踏车坏了呀?没关系没关系…差一两分钟不算迟到啦!”门口的女教官都认得这位既漂亮又会念书的仪队队长。


“昨天下大雨,你的制服裙洗了没干吧?在路上有没有被坏人欺负?”穿仪队练习裙上学当然是违反校规的,那么诱人的打扮根本就是败坏校誉。不过犯人既然是馨茹,那就没有任何人会追究了。


“馨茹,你找个同学跟她换裙子吧,等一下朝会时你要上台领奖呢…”


虽然教官这么说了,可是馨茹怎么敢跟同学换裙子呢?那就会被发现她没穿内裤了…


朝会时馨茹就穿着那件超短又性感的百褶裙,从男老师们旁边的阶梯走上升旗台,裙摆随风飘扬、双手从校长那里接下模范生的奖状…


台上台下负责摄影的男老师都癫狂了。


被塞爆的记忆卡里面,99%都拍到了馨茹的裙下风光。


超级大量的蜜液芳泉,甚至绽放在全校师生的面前,将升旗台撒成一片一片的水花。


馨茹恍恍忽忽地走下来时,袜子鞋子都已经被自己的浪水泡透了…


阶梯旁的男老师将差点虚脱的馨茹扶到了保健室。一路上馨茹都没有遮掩裙摆,任由凉爽的晨风灌满她的嫩穴,在地面上洒落一滴滴馨香浓郁的处子花蜜…


“馨茹…你还好吗?”男老师的肉棒高高举起,让才刚回过神来的馨茹怵目惊心。


不过馨茹没有跑。她完全没有力气了,她知道自己是逃不掉的…


“馨茹…对不起…让你担心受怕了…”男老师用一条床单把自己的肉棒遮住。“馨茹,我是地球上最后一个修真者,而你的……处女流泉,是我们修真者的唯一希望…”


馨茹的芳心乱烘烘的。她根本听不懂这个老师在说什么。不过还好,虽然老师的眼睛从来没离开她的裙底,但看来是没有打算要强暴她了。


“馨茹,地球上已经没有灵山洞府、天材地宝了。唯一能够取得仙石的方法,就是用大量的处子花蜜凝炼成天仙玉露,再配合其它元素制造出人工仙石…”


“一般的漂亮女孩仙气不够,我师傅虽然买了全世界的少女原味内裤,还是搜集不到足够仙石、被天雷打得形神俱灭了…”


“只有绝色处女的顶极花蜜,就像是馨茹你的,才能提炼出足够的天仙玉露,甚至可能炼出更高一层的瑶池百花露…”


“馨茹,你放心…我会用尽我的…所有道法来帮助你……保证你不会被外面的同学和师长们轻视厌恶…而且……有我保护,你一定是非常安全的。只有你生命中的另一半……才能够……夺走你的处女……………”


“王老师?”馨茹纷乱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了。不过她发现这位男老师脸色越来越苍白,声音愈来愈有气无力了。“…王老师?你怎么啦?”


“馨茹,没事啦……我刚才用了大范围的记忆咒,把朝会时大家看到的画面都修改过了…”王老师从椅子后面摸出了三台相机。“这种数位相机的记忆卡我弄不懂…你自己找个时间把它们全删掉吧…你刚刚领奖的照片都在这边了…”


“王老师……谢谢你…”馨茹心里面的大石头完全放下来了。“老师…我能够帮你做些什么吗…你的气色…看起来好糟……”


“这……”王老师迟疑了一下,“…馨茹,虽然你做得到,可是…我不想勉强你…”


“老师……”馨茹觉得好感动。她知道这位奇怪的老师真的对自己很好。“老师,你就说吧…人家…会尽量帮助你的……”


“馨茹……”王老师的脸色变得更沉重了,“这……唉………这……咳……”


“馨茹……”王老师终于下定了决心,“如果…你能让我直接吸收你的处女流泉…唉…算了算了…当我没说……”


馨茹羞得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两边的脸颊火烫烫的…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王老师的要求,馨茹的芳心居然是一阵悸动,小穴里也再度喷出了大量泉水…


一男一女在密闭的保健室里,寂静了好久。


忽然有一双手掀开了馨茹的裙摆,一股热气伴着湿暖的椭圆形厚肉片,在馨茹赤裸裸的喷泉口用力舔舐了起来。


馨茹觉得自己好羞耻、好淫荡!她应该要把王老师推开的!可是……下体那边传来的强烈快感,却是早上光怪陆离的暴露和刺激比不上的……


王老师的舌头是那么样的灵动,那么地有技巧,将馨茹的每个敏感点都照顾得无微不至…


馨茹芬芳又紧窄的花径不断抽搐,从四面八方层层叠叠地包住那条舌头。幽径里的巨蟒不住地挣扎抖动,让馨茹的高潮一次高过一次,充满幸福的欣快感让馨茹忍不住浪叫出声!


“老师…噢…啊……老师…哦天哪……噢噢……要死了~~喔就是那里~哦天哪…”


从来没有想过的淫词浪语,让馨茹的羞赧突破了临界点,变成放浪形骸的纵声娇啼…


“啊~~喔~~好棒!~~噢天哪!~~老师~~噢老师~~你好会~舔人家呀~”


“啊~~啊~~好~~~人家~好快乐~~老师~你好厉害~~哦老师~~呀~~”


“老师~~啊~~再里面一点~~啊你已经到了~~~噢~~噢~~噢~~啊~~”


“呀~~呀~~~啊~~老师~~你怎么~都知道~~人家~哪里在痒?~~啊~”


“人家~~都还没说~~呢~~你~就已经~~舔到了~~~喔~~呀~~呀~~”


醉人的芬芳弥漫在孤男寡女的保健室里。男人的情欲和女孩的骚浪,都被这股馨香再度带上了更高峰…


王老师的真元经过补充,立刻施展出更高一层的道家秘传心法:隔空搔痒的舌技!


“馨茹……你等一下会感觉花径有东西深入、甚至可以插进你的子宫里面……不用紧张,那只是我用道法幻化出来的舌头,不会弄破你的处女膜的…”


硕大无比的硬物一下子塞满了馨茹的窄道。充盈的肿胀甚至顶到了花心,让馨茹的快感再度沸腾,兴奋愉悦地差点要昏迷过去!


“呀~~~哦天哪~~老师~~你的舌头~好大~人家~~啊~~好舒服~~~~”


“哦~~~哦~~~哦~~好快乐~~好幸福~~老师你好好~~噢~~噢~~~”


“哦天哪~~老师~~~你的舌头~~又变大了~~哦天哪~~老师~好厉害~~”


其实不是王老师的舌头变大,而是馨茹的花径痉挛收缩了……从一大早就不断地高潮、喷水到现在,馨茹的阴道肌肉早就被操到了临界点,形成一种曼妙的抽筋状态。


躺在保健室泡满淫水的病床上,不断扭动、享受着无上性福的馨茹,这时更加是美得不可方物。原来那清丽脱俗、淡雅幽香的妩媚,变成一种会让所有男人都想狠狠强奸她,但却又自惭形秽不敢行动的强大魔力。


如果今天清晨的馨茹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神,现在的她就是堕落凡间的美艳天使了。


虽然她仍然是处子之身,但那从骨子里浪出来的惊人诱惑,就连道心坚定的王老师也差点忍不住了…


幸好源源不绝的花蜜,适时提升了王老师的修为。要是王老师喝下的淫水再少一滴滴,恐怕他现在就掏出老二对准馨茹狂抽猛干不顾后果了…


“馨茹……”


“老师……”馨茹羞答答地偏过头,声音越来越细。“…老师…叫人家茹吧……叫两个字太生分了…”


“馨茹…呃……茹,”王老师咽了咽口水,“对不起……没有征得你的同意就……”


“老师……”馨茹羞答答地垂着头。这会儿她才发现,自己的裙子已经掉到两公尺外了,不知道是怎么飞的。上衣的扣子掉了两颗,其余的也都解开了,露出自己傲视群芳的绝美山峰。


“呀~~~~~~老师~~~讨厌!”馨茹羞得拉起薄被遮掩,却发现整条被单都被自己的浪水给泡透了…


白皙得迷死人的娇肤上有着点点殷红,那并不全是王老师的杰作,很多是馨茹自己搓揉按捏出来的。王老师刚刚的全副心神都在她的下半身了,全身发烫的馨茹只能靠自己止痒爱抚,在吹弹可破的肌肤上种下高潮和情欲的证明。


朝会前束起来的马尾巴,现在已经完全散开了。柔亮纤滑的秀发自然垂落,在半裸的馨茹身上,引导着王老师火辣辣赤条条的视奸…


“老师…”享受过性爱的馨茹,再也不想回到那平凡又无味的生活了。“老师…教人家修道吧…人家愿意帮助老师……那个……那个……修炼…仙石………”


“茹……”王老师心底的欲火一下子又高涨了,“其实刚才我已经顺便为你筑基了。你的仙气远比其她的女孩都要丰厚,说不定…你只要几个月就能够修炼出元婴了……”


一但馨茹修炼出元婴,两个人就可以用元婴合体双修,每天做爱就能够功力大进。即使元婴变成需索无度的荡妇,馨茹的肉体还是可以保持处子之身,让那股诱人的仙气源源不绝。


“老师…谢谢你…帮人家筑基一定很累吧……要不要再补充一点……啊~~~噢~”


“哦~~~天哪~~噢~~~~~~~~~~~噢~~~~~~~~~~~~~~”


“呀~~老师~~人家~~好快乐~~好充实~~噢~~天哪~~噢~~~~~~”


馨茹和王老师一直做爱做到了第七节课。弄脏的制服衣裙用道法清洗干净,又用三昧真火烘干熨烫,穿回了馨茹身上。


不过掉落的钮扣没办法用道法缝补,原本的高领制服一下子变成了低胸宽领,将馨茹没穿胸罩的香肩和乳沟完完整整地露了出来。


穿上性感制服的馨茹,全身上下遮得恰到好处,简直比全裸还要诱人。王老师的鼻血一下子浸满了整捆保健室纱布…


“老师…明明还有时间的…”馨茹虽然已经和王老师裸裎相见了,但这么丢脸的问题还是让她霞生双颊,“为什么………不跟人家…继续…那个……”


“茹……”王老师的肉棒差点顶破了裤子,“这节课我们要看点东西。你先看看早上朝会的照片。”


朝会时的几千张高画质走光美照,每一张都让馨茹的小穴滚滚泉涌。一想到这些照片本来可能会被拿去做些什么,就让馨茹的小穴更是强烈抽搐,差点把已经干了的裙子再度浸湿。


“茹…还有更刺激的呢…”王老师拿出厚厚的一叠DVD,“你不知道吧?你是全世界男人们的性幻想对象第一名呢!从三年前开始,你每天的生活情况都在全世界的色情频道不停播出…”


看到电视上自己不经意间走光、裸露的美丽倩影,再看到数十忆男人们在网页上毫不保留的淫词秽语,馨茹觉得自己好丢脸、好羞耻……可是……却又好有成就感……


“老师…这些隐藏摄影机、还有那些偷拍的人……”馨茹觉得自己的脸好烫。她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说出下面的话……“老师…我想……我想……我…也许……可能……可以完成他们一点点…小小的心愿………嗳呦好丢脸喔!我怎么这么淫荡!噢讨厌~~~~”


“茹,”王老师笑嘻嘻的,“我就是希望你能够成全他们啊,虽然他们永远吃不到,但你可以带给他们幸福和欢乐啊!累积善功对你的修行会有很大的帮助唷!”


“嗯……”馨茹娇羞地看着自己的走光全纪录,“老师,你有详细的摄影机地点和角度吗?我想…今天放学就让他们达成心愿吧…”


看到从校门口走出来的馨茹,电视台所有的工作人员全都看傻了。


清纯又有气质的绝色芳容,却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春风满面。那似乎是人妻少妇才会有的成熟风情,却出现在一位明明未经人事的青涩少女脸上……


馨茹仍然把裙摆按得严严实实的,可是那裸露出一大片的香肩和乳沟,却是怎么样也遮盖不了的。更何况…每个人都看得出她没穿胸罩……


馨茹的蜜汁在地上连成了长长的一道水迹。工作人员只要跟着反射着夕阳的芬芳汁液,就可以随时跟上美少女的脚步。


“第一个摄影机…是这里吗?”馨茹喃喃自语。她不敢把地图小抄拿出来,她不希望她的支持者们发现她刻意为大家带来福利。


虽然两条美腿夹得紧紧的,但馨茹在摄影机的前后转了几圈,相信每一位观众都能够发现她没穿内裤的事实。


“噢天哪……真的好丢脸………”馨茹的俏脸早就红得不能再红了,连香肩和乳沟都泛出了一缕红霞。她的乳头早就挺起了好久,在刻意拉紧的制服上面印出两点淫荡到不行的凸起。


看到身后越来越潮湿的地面,馨茹的小穴却是更多更猛烈的泉涌。现在她的所经之处已经不是水线了,而是一滩一滩的积水,并且散发出催人情欲的淡雅花香。


走过无数个摄影机,馨茹都假装不经意地让观众们大饱眼福。虽然裙里的风光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但每一个摄影机的画面,却都能带给男人们耳目一新的刺激感,而且能从更多不同的角度,审视馨茹吐着咸水的多汁蚌肉。


公车站牌到了。馨茹选择的不是回家的方向,而是她计划好的,要带给观众们的特别惊喜。


她知道身前身后有许多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也知道有许多照像手机装满了她胸前和裙底的美景。


馨茹觉得好温馨。她好享受这种受人呵护、让人看顾,被几十亿只眼睛视奸的奇特幸福。


工作人员巧妙地保护了馨茹。虽然她身上几乎每一吋肌肤都在电视上播出过了,但她在公车上没有遇到恼人的性骚扰,只有小孩子们天真可爱的童言童语。


“妈妈,那个漂亮大姐姐没穿内裤耶…”


“妈妈,上次游行好像有看到大姐姐耶…穿白色裙子,最高最前面的那一个…”


很多路人都知道馨茹是仪队队长,即使他们没有看过馨茹的偷拍频道。那甜美的脸蛋、引人犯罪的身材,还有比婴儿更娇嫩的白细肌肤,都是那么让人难以忘怀、回味无穷。


“妈妈,大姐姐好漂亮喔…那件裙子在她身上真好看…”


“妈妈,大姐姐的脚好软好好摸喔…比绵花糖还要软耶…”


“妈妈,大姐姐脚上的水咸咸的耶,可是好香好好闻喔…”


“大姐姐,你的内裤不见了吗,我可以帮你找喔~”


“大姐姐,你的脸好红喔,你生病了吗?”


“大姐姐,”一个可爱的小妹妹压低了声音,可是全车的人还是都听得到,“你偷尿尿喔,你看你地上都是水…可是大姐姐你的尿尿好香喔…”


馨茹领着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们下车,来到市区的冰宫溜冰场。


用卖胸罩的钱买了一双溜冰鞋,馨茹很有技巧地让工作人员们都跟了进来,用各式各样的小型摄影机随时将自己的倩影传送到世界各地。


“好久没有溜了呢…”馨茹坐在冰凉凉的皮椅上,两腿紧紧地并拢斜跨,用非常淑女的姿势换上溜冰鞋。


如果穿的是一般的溜冰紧身裙,那馨茹的动作绝对是优雅美妙,完全不会走光的。可现在上衣是有点宽松的露肩低胸短衬衫,裙子是蚊子飞过都会飘起来的超轻薄布料…馨茹实在是有点担心,不知道电视台那些微型摄影机的电力够不够持续转播自己的诱人美景。


馨茹先练习直线滑冰。微微地弯腰,让迷你裙沿着臀线上提,露出身后迷死人的诱人曲线。在馨茹身前的男人也没有吃亏,从那自然垂落的制服领口,可以饱览馨茹完全裸露的酥乳,甚至可以顺着乳沟看到馨茹可爱的小圆脐…


馨茹很快就恢复了冰上的感觉。她开使练习加速、旋转、花式抬腿,将赤裸裸的大腿用尽力气撑开,露出裙下的丛林美穴、将喷洒而出的芬芳汁液滴落在冰宫的每个角落…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喜欢馨茹送给你们的特别礼物吗?”馨茹当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她只是在经过一架摄影机时特意放慢了速度,让打开成一直线的美腿和小穴,都能让全世界的支持朋友们尽情欣赏。


冰宫里的男人们都不再滑了。他们纷纷掏出肉棒向馨茹致敬,看着美少女和那片翩翩飘飞的裙摆,在香气扑鼻的空间里演出性感至极的绝代丰华。


“先生…对不起…”馨茹的俏脸挂着真诚而娇羞的笑颜,“我想练习双人滑冰…你可以不可以陪我一起?”


男孩牵起馨茹柔若无骨的小手,这才想起来,手上还有自己的精液没擦掉呢……


男孩很快就不行了。牵着佳人的小手,近距离体验那对诱人乳房,再加上不时有机会深入女孩裙下……要是馨茹再不放过他,他可能会成为全国第一个流鼻血而死的高中生。


溜冰场的男人们纷纷倒地,只剩下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仍然谨守本份。


“先生,不好意思…”馨茹刻意让宽松的领口正对隐藏摄影机,“能不能麻烦你帮人家买一根冰棒?人家还想在里面滑一下…”


冰棒很快就来了。


馨茹一面用最暴露的方式缓缓滑过冰面,一面用最淫荡的表情和声音舔弄着那根东西。每个男人都觉得自己变成了那根冰棒……美丽的女孩简直就像是在舔弄那一根一根的肉柱…


梦幻的一天结束了。


隔天的清晨很快又到了。


“注意!注意!六号机、九号机预备!外景组、备援组待命!警力组测试红绿灯…”


“开始了!开始了!倒数五秒…四、三、二、一…Action!”


喀喀……锵!这是开锁的声音。


咿呀咿呀……随着没上油的转轴铁片发出怪响,荧幕上大家熟悉的公寓木门打开了。


观众们引颈期盼的女主角,立刻就出现在画面中央。


馨茹穿着标准的制服上衣、及膝的制式百褶裙,脸上带着往常的娇羞笑容。


真是让人失望……


“先生你好,请问…你是陈伯伯的?…”


原来的六号机陈伯伯,昨天因为太过兴奋已经暴毙身亡了。今天来接班的是年轻人。


“喔…你好…我是他外甥啦,最近这一阵子可能都会住在舅舅家这里…”


“嗯~”馨茹给他一个甜甜的笑容,“不好意思,我先去上学,有空再跟你聊喽~”


在九号机接班之前,全世界的观众都看到了意想不到的画面…


转身下楼的馨茹,制服上衣居然是一件露背装!浅蓝色的胸罩横亘在馨茹诱人的美背上,看起来轻轻一拉就可以解开…


下身的裙子也是同样让人惊艳。从前面看起来是标准制服裙,但裙子的后摆却切成了一条一条的碎布片,掩映间可以看见那对修长的美腿,还有包裹着小屁股的浅蓝色雕花内裤。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希望大家能继续爱护馨茹哟~”馨茹优雅地蹲下身子,让九号机将今天的内裤花样分送给电视前面的支持者们,“馨茹每一天都会带给大家不同的惊喜,希望大家都能感受到馨茹的快乐和幸福唷~”


“注意!注意!六号机、九号机预备!外景组、备援组待命!警力组测试红绿灯…”


“开始了!开始了!倒数五秒…四、三、二、一…Action!”


喀喀……锵!这是开锁的声音。


咿呀咿呀……随着没上油的转轴铁片发出怪响,荧幕上大家熟悉的公寓木门打开了。


观众们引颈期盼的女主角,立刻就出现在画面中央。


“咦咦咦!馨茹!今天是怎么回事?喔天啦!美呆了啊馨如!喔喔喔喔~”


“哇塞!馨茹的裙子!馨茹的大腿!噢天哪……咦?那那那是仪队练习用的超短裙吧?怎么一大早就穿出来了?今天不是仪队的练习日吧?”


偷拍的画面分辨率不是很高,但所有男人都立刻被馨茹白璧无瑕的美腿勾走了魂。


上衣仍然是那件遮掩了好身材的宽松制服,不过被短短的裙子扣住了细腰,让馨茹胸前的峰峦崚线随之绷紧,变得比平常更加的浮凸明显了。


楼梯间的上升气流,吹拂着馨茹俏丽的长发、还有那片几乎快没有重量的黑色裙摆…


“六号机你在干嘛?Focus啊!Focus啊!低一点!对准一点好不好?!”


六号机是一个戴眼镜的家伙。他刚才完全看呆了,没有把眼镜上的隐藏摄影机对准面前的白嫩美腿。


“陈伯伯早~”馨茹巧笑倩兮的甜蜜娇颜,是许多人每天清早的活力泉源。光是看到她未施脂粉的脸蛋、听到那诱惑力十足的美声,很多男人的肉棒就会瞬间挺起,变得比碳纤维钛合金还要硬上许多。


剪辑师熟练地将画面亮度加高,补强公寓里日照不足的阴暗视讯。馨茹雪白晶莹的粉肤是最好的参考点,只要把白平衡拉到正常值,影像讯号就可以透过卫星及网路在全球同步播放了。


“讨厌~~陈伯伯…干嘛这样看人家啦……”馨茹扭扭捏捏地拉着裙摆,头低低的,俏脸红扑扑的。“人家的裙子在阳台被风吹掉了啦…在地上弄脏来不及洗了,只好先穿这一件嘛…”


馨茹是这个锁码频道开播以来最受欢迎的美少女。虽然她平常都穿得保保守守密不透风,但是脸蛋漂亮清纯又妩媚、身材高挑窈窕又魔鬼,播出不到一个礼拜就勇夺观众票选的性幻想对象第一名,并且持续蝉连至今,第二名的得票连她的尾数都不到。


“九号机!九号机咧?!看傻眼了啊?工作啊!换你上了啊!”“备援组咧?脚踏车摩托车通通给我牵出来!等一下要从四面八方一起给我上啊!”


馨茹平常是骑脚踏车上学的。不过她的技术很好,骑车时把裙子盖得严严实实,连一点点走光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啦!今天不一样了。穿着这么短的百褶裙,就算馨茹变成千手观音也挡不住春光外泄的。虽然只能拍摄到安全裤,但今天的收视率铁定会再度破表了。看到馨茹难得的性感打扮,想必很多观众都已经请假不去上班了,一个个守在电视前面狂打手枪~


楼梯底下没有人,不过家教良好的馨茹仍然紧紧按着裙摆,一步一步很有气质地下楼。水泥的楼梯没办法加装暗藏摄影机,不过电视台早已准备好了对策……


“小汪~姐姐今天没办法陪你玩喽…”馨茹半弯下腰,轻轻抚着小汪的头。


小汪是一条拟真电子狗,也是工作人员遥控的九号机。


全球的男性观众都随着小汪的视线逐渐往上……舔弄馨茹茭白笋一般的细致小腿…摩娑她光滑无瑕的膝窝脚弯…再迎向她最最最难得一见的圆润大腿…


“小汪,不行啦~姐姐先走喽,赶时间呢~”


九号机只来得及拍到馨茹的半截大腿。导播和工作人员仿佛能听到整座城市的男人们失望叹息…


“哇哈哈哈~~有了有了!哇哈哈哈~~”“我们不是在脚踏车上装了光纤鱼眼吗?讯号应该都还在吧?赶快找出来啊!等了三年,今天终于可以拍下馨茹的美处女嫩穴特典了!!哇哈哈哈~~”


导播的话还没说完呢,早有工作人员打开鱼眼接收器了,准备随时将画面切换到馨茹的裙子底下…


“咦……”“咦???”“啊啊啊啊!机动组!机动组在哪里?外景组来不及了,你们立刻替换上去~快快快!”


穿着极短又轻飘飘的裙子,馨茹当然是不敢骑脚踏车的。铁架上的鱼眼只模模糊糊地看到美人儿飘过,然后馨茹就走出公寓大门了。


“讨厌…今天怎么这么多男生…”馨茹平常之所以骑脚踏车,其中一个原因就是避免被路上的男人搭讪骚扰。“嗳呦…好丢脸…人家今天穿得这么暴露……讨厌讨厌…”


馨茹不敢正视男人们的目光,只能一路上娇滴滴地低头走着。一对纤手把裙摆扯得紧紧的,简直就像是穿着紧身窄裙了。


画面跟随馨茹踏着小碎步的倩影,呈现出三百六十度的超广角转动视野。反正馨茹一直低着头,工作人员们干脆就光明正大地拍起来了。


Zoom in…Zoom in…Zoom out…


紧紧包裹住馨茹的单薄布料,将她内裤的轮廓边缘都勾勒出来了。对着太阳的方向逆光拍摄,那对修长玉腿的完美弧线,也清清楚楚地从薄裙里头映照在所有男人面前…


剪辑师看着工作台上数以百计的珍贵画面,忙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馨茹的每个角度都是那么美、那么上相,那么性感…到底该怎么取舍呢?实在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剪接了…


其实剪辑师多虑了。绝大部份的观众都已经贴到电视前面,开启九宫格画面同步追踪欣赏了。看着荧幕上九种角度的诱人美少女,许多观众都喷出了不含精子的稀薄精液…因为从刚刚到现在最少已经射两三次了,睾丸里的士兵们早就都阵亡在卫生纸里面了…


走着走着,馨茹来到了天桥旁边,对面就是公车站牌了。


可是…天桥的下楼梯处就正对着站牌,要是走天桥的话,裙子里的美景一定会被通通看光光的…


馨茹觉得好挣扎。身为品学兼优的模范生,她平常一定毫不考虑的走上天桥。可是…可是…今天穿的裙子这么短……


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馨茹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泛着泪光…“好吧……好吧……还是……走天桥好了……”


左思右想、反复斟酌之后,馨茹决定还是当个乖宝宝。反正裙子里面的是安全裤,被看到就当做是裙子里穿了泳装吧…


全世界的男人们都在等待。看着馨茹在天桥旁边的内心争战,连无神论者都默默在心里头开始认真祈祷了。


走天桥!走天桥!走天桥!走天桥!上帝啊!一定要让馨茹走上天桥啊啊啊~~~~


画面上的美少女移动了。走向了阶梯。


各大城市都爆出了一片震耳欲聋的欢声,瞬间收视率也一下子冲破了旧纪录!当然啦,收视率的前十二名都是馨茹创下的。自从她的节目开播之后,其它节目就只能在第十三名之后苦苦撑持了…


馨茹觉得好紧张、好害羞。虽然这件裙子并不是第一次穿,但平常只有仪队练习时才会换上呀…仪队可不需要穿这么短的裙子上楼梯呢…而且仪队练习时是男宾止步的,就算是教育局高阶督查也不可能混进去偷看的…


看着画面上一阶阶轻盈跨步的光滑大腿,导播和工作人员全都是目瞪口呆。


实在是太美了。


馨茹那雪白晶莹的幼嫩大腿,几乎完全裸露在全世界的男人面前。随着她的娇躯轻轻摆动,紧紧绷着的裙摆沿着曲线上滑,只能勉勉强强遮住馨茹的大腿根部…


几位剪辑师早都放下手边的工作了。一个个都把裤子拉链解开,用手套弄了起来。


馨茹没注意到裙子绷太紧的反效果。她只是不断地抬腿、莲移、抬腿,只想赶快逃离这羞耻的地狱,希望跟在身后的男人们不要看到太多春光…


天桥上的摄影机适时发生了作用。本来是架在这里,想趁馨茹骑车经过时偷拍衣领内乳沟的。这会儿摄影机全都转了角度,正对着馨茹那毫无防备的诱人底裤…


“湿了?!湿了!湿了!!”“我没看错吧???馨茹的内裤上…那片水渍???”


三年来辛苦等候的梦幻画面,此刻就在数十亿男人的眼前播放着特写。


馨茹转过了身子,在天桥上稍稍缓口气,却正好让裙底对准了另一台摄影机!


“我…我…我…”数万名有心脏病的男人,在世界各个不同角落里同时发作了。


没有人有空叫救护车。


就算叫了,急救员也不可能来。他们全都在医院的值班室里守着电视呢…


馨茹那片沾湿半透明的底裤当然不是淫液,而是她紧张时流下的芬芳汗水。不过不管怎么说,看在电视上都是那么地充满魅力、充满诱惑,好似正邀请着男人们的轻揉爱抚…


男人们的视野全都缩成了一束…仿佛只看得到那一小片的镂空…隐隐约约似乎可以看到那梦寐以求的美丽肉缝…


馨茹离开了摄影机。她想搭的公车已经来了,再不下去就会赶不上了。


第一次没骑脚踏车上学,该不会就迟到吧?馨茹急忙忙地奔向阶梯,小跑步,完全没顾及那迎风飘扬的裙摆…


天桥下的男人们,一辈子也忘不了这香艳销魂的美景…


本来有很多人是要搭这班公车的,这会儿全都放弃了,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馨茹的内裤和美腿…


适时而来的微风,把短短的裙摆吹黏到她的制服上衣,勾住了扣子。


馨茹绝美的下半身只剩下一条微湿的安全裤,紧紧裹着她诱人的性感小鲍鱼。不设防的纤腰肌肤完全裸露,和那对修长紧致的美腿相映成趣。


馨茹忘记应该要保护自己,她只是眼睁睁地看到公车门关上、起动、加速、离开了站牌。


裙摆仍然勾在她的制服上衣。


馨茹就像是穿着两截式的性感泳衣,在一大群的男人们视奸下,愣愣地站着。


清纯、美丽、半裸露的女神,被围在这数十位的男人当中…


噗!


噗!


噗!噗!噗!


一道道白浊浊的液体,洒向了女神的内裤。


他们并不是故意的。完全是情不自禁。拉链拉开就这样了,喷得又长又远,就这么刚好都落在馨茹的内裤和美腿上…


“变…变态!变态~~”馨茹总算从迟到的阴影中醒过来了。“救…救命!有色狼!好多色狼~~~救命呀~~~”


馨茹清脆甜美的呻吟娇啼,让那一根根的巨炮又再度挺起了。


不过馨茹已经跑开了。她两只手高高地提着裙摆,逃向马路斜对面的麦当劳…


马路上所有的车都停下来了。性感的女神飞奔在他们眼前,用那双美腿抚慰他们赶着上班的急迫心情…


馨茹不能把裙摆放下…她不想让裙子沾到那些污秽淫邪的胶体物质…她只能选择裸露…用极度的羞耻来保护那件迷你裙的贞洁…


馨茹几乎是全裸着下半身跑过整条大街…冲进麦当劳…在男店员色眯眯的目光中躲进洗手间…


馨茹把鞋袜都脱了,内裤也褪下丢在垃圾桶里。她用力地搓洗下体,要把那片黏糊糊的恶心电解质全都冲掉…


泼水、洒水的同时,馨茹紧窄的小穴也同时涌流出芬芳的液体…


馨茹忽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轻松与愉悦,小穴里无数的打水帮浦喷撒着花蜜,将她湿淋淋的大腿铺上一层丝袜般光滑的闪亮,让镜子里那双美腿变得更明艳、更诱人了…


“呀~来不及了~要迟到了~”


馨茹几乎用光了所有的擦手纸,才把小穴里源源不绝的蜜液给吸完。半湿半干的美腿闪耀着眩人心神的白皙,馨茹快手快脚地穿回鞋袜。


来不及买内裤了,馨茹一冲出门就拦了辆计程车。


“馨…啊不是啦,小美眉,不用紧张,我知道有一条小路去你们学校,保证不会迟到啦!”司机先生当然认得这位梦中情人,不过他一定要假装不认识。


馨茹非常小心地开门上车。现在不只是裙子超短,里面还没有穿内裤哩……绝对绝对不可以让人家发现…


“呀~~好冰!!!”后座的皮椅被冷气冻得硬梆梆的,馨茹未着寸缕的香臀立刻就被刺激到了…


“小美眉,坐稳喔,要飙车了~”司机先生猛踩油门一个大转弯,不过他的眼睛只盯着偷窥用的广角后照镜,根本没在看路。


“呀~~”还没系安全带的馨茹被惯性推滑到一边,短短的裙摆再度被掀了开来!


“馨…小美眉!?!?你你你你你你穿丁字裤喔????还是黑色蕾丝的???”司机先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完全没看到任何像是女高中生会穿的内裤花样,只在后照镜中看到朦朦胧胧的一丛黑发……


馨茹小姐…她不可能没穿内裤吧……应该是丁字裤……一定是…馨茹小姐不可能没穿内裤的……她那么乖那么保守……


馨茹手忙脚乱地抚平裙摆,系上了安全带。一对美腿夹得紧紧地,斜放。她不能再让司机先生看到更多秘密了…


司机先生一路上不断地加速减速、蛇行超车,只为了让馨茹的裙摆稍稍滑动,再一次看向那诱人到极点的秘处…


“小美眉,到了喔,你看还有三分钟,没迟到吧!”身为馨茹的忠实支持者,司机先生当然不会让他的偶像上学迟到。


“谢谢…谢谢你!”馨茹一边翻找钱包,一边用手肘轻轻压着裙摆,避免让司机先生有机可乘。“…对…对不起…我…我的钱不够…”


“啊没关系啦,意思意思就好,你有多少钱?”


“我…我…刚刚…好像把钱掉了…现在只有……两块钱…”


“两块??!!”司机先生恶狼般的目光来回扫视着馨茹的大腿,“小美眉,把你的内裤卖给我好了,我车上刚好有七万多块…”


说实在的,七万块买馨茹小姐的内裤真的是太便宜了。要不是车上现金不够,就是花个七十万买下来也都心甘情愿啊…


“我…我…”馨茹的娇羞泪水一下子迸了出来,“司机大哥…我…我的内裤…不能卖给你啦…对…对不起……对不起……真的…真的…不行……”


“司…司机大哥……”馨茹看看手表,她快要迟到了。“我…我的胸罩…给你好不好……我…我的内裤……不能给你……”


制服上衣是深绿色的,就算没穿胸罩也看不太出来。心乱如麻的馨茹,这会儿只能想到这个折衷办法了。


摘下胸罩,冷空气一下子就让馨茹的乳尖站了起来。幸好她衣着一向保守,制服没有非常紧绷,不然任何人都可以看到那两点引人犯罪的激凸……


“馨茹,你的脚踏车坏了呀?没关系没关系…差一两分钟不算迟到啦!”门口的女教官都认得这位既漂亮又会念书的仪队队长。


“昨天下大雨,你的制服裙洗了没干吧?在路上有没有被坏人欺负?”穿仪队练习裙上学当然是违反校规的,那么诱人的打扮根本就是败坏校誉。不过犯人既然是馨茹,那就没有任何人会追究了。


“馨茹,你找个同学跟她换裙子吧,等一下朝会时你要上台领奖呢…”


虽然教官这么说了,可是馨茹怎么敢跟同学换裙子呢?那就会被发现她没穿内裤了…


朝会时馨茹就穿着那件超短又性感的百褶裙,从男老师们旁边的阶梯走上升旗台,裙摆随风飘扬、双手从校长那里接下模范生的奖状…


台上台下负责摄影的男老师都癫狂了。


被塞爆的记忆卡里面,99%都拍到了馨茹的裙下风光。


超级大量的蜜液芳泉,甚至绽放在全校师生的面前,将升旗台撒成一片一片的水花。


馨茹恍恍忽忽地走下来时,袜子鞋子都已经被自己的浪水泡透了…


阶梯旁的男老师将差点虚脱的馨茹扶到了保健室。一路上馨茹都没有遮掩裙摆,任由凉爽的晨风灌满她的嫩穴,在地面上洒落一滴滴馨香浓郁的处子花蜜…


“馨茹…你还好吗?”男老师的肉棒高高举起,让才刚回过神来的馨茹怵目惊心。


不过馨茹没有跑。她完全没有力气了,她知道自己是逃不掉的…


“馨茹…对不起…让你担心受怕了…”男老师用一条床单把自己的肉棒遮住。“馨茹,我是地球上最后一个修真者,而你的……处女流泉,是我们修真者的唯一希望…”


馨茹的芳心乱烘烘的。她根本听不懂这个老师在说什么。不过还好,虽然老师的眼睛从来没离开她的裙底,但看来是没有打算要强暴她了。


“馨茹,地球上已经没有灵山洞府、天材地宝了。唯一能够取得仙石的方法,就是用大量的处子花蜜凝炼成天仙玉露,再配合其它元素制造出人工仙石…”


“一般的漂亮女孩仙气不够,我师傅虽然买了全世界的少女原味内裤,还是搜集不到足够仙石、被天雷打得形神俱灭了…”


“只有绝色处女的顶极花蜜,就像是馨茹你的,才能提炼出足够的天仙玉露,甚至可能炼出更高一层的瑶池百花露…”


“馨茹,你放心…我会用尽我的…所有道法来帮助你……保证你不会被外面的同学和师长们轻视厌恶…而且……有我保护,你一定是非常安全的。只有你生命中的另一半……才能够……夺走你的处女……………”


“王老师?”馨茹纷乱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了。不过她发现这位男老师脸色越来越苍白,声音愈来愈有气无力了。“…王老师?你怎么啦?”


“馨茹,没事啦……我刚才用了大范围的记忆咒,把朝会时大家看到的画面都修改过了…”王老师从椅子后面摸出了三台相机。“这种数位相机的记忆卡我弄不懂…你自己找个时间把它们全删掉吧…你刚刚领奖的照片都在这边了…”


“王老师……谢谢你…”馨茹心里面的大石头完全放下来了。“老师…我能够帮你做些什么吗…你的气色…看起来好糟……”


“这……”王老师迟疑了一下,“…馨茹,虽然你做得到,可是…我不想勉强你…”


“老师……”馨茹觉得好感动。她知道这位奇怪的老师真的对自己很好。“老师,你就说吧…人家…会尽量帮助你的……”


“馨茹……”王老师的脸色变得更沉重了,“这……唉………这……咳……”


“馨茹……”王老师终于下定了决心,“如果…你能让我直接吸收你的处女流泉…唉…算了算了…当我没说……”


馨茹羞得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两边的脸颊火烫烫的…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王老师的要求,馨茹的芳心居然是一阵悸动,小穴里也再度喷出了大量泉水…


一男一女在密闭的保健室里,寂静了好久。


忽然有一双手掀开了馨茹的裙摆,一股热气伴着湿暖的椭圆形厚肉片,在馨茹赤裸裸的喷泉口用力舔舐了起来。


馨茹觉得自己好羞耻、好淫荡!她应该要把王老师推开的!可是……下体那边传来的强烈快感,却是早上光怪陆离的暴露和刺激比不上的……


王老师的舌头是那么样的灵动,那么地有技巧,将馨茹的每个敏感点都照顾得无微不至…


馨茹芬芳又紧窄的花径不断抽搐,从四面八方层层叠叠地包住那条舌头。幽径里的巨蟒不住地挣扎抖动,让馨茹的高潮一次高过一次,充满幸福的欣快感让馨茹忍不住浪叫出声!


“老师…噢…啊……老师…哦天哪……噢噢……要死了~~喔就是那里~哦天哪…”


从来没有想过的淫词浪语,让馨茹的羞赧突破了临界点,变成放浪形骸的纵声娇啼…


“啊~~喔~~好棒!~~噢天哪!~~老师~~噢老师~~你好会~舔人家呀~”


“啊~~啊~~好~~~人家~好快乐~~老师~你好厉害~~哦老师~~呀~~”


“老师~~啊~~再里面一点~~啊你已经到了~~~噢~~噢~~噢~~啊~~”


“呀~~呀~~~啊~~老师~~你怎么~都知道~~人家~哪里在痒?~~啊~”


“人家~~都还没说~~呢~~你~就已经~~舔到了~~~喔~~呀~~呀~~”


醉人的芬芳弥漫在孤男寡女的保健室里。男人的情欲和女孩的骚浪,都被这股馨香再度带上了更高峰…


王老师的真元经过补充,立刻施展出更高一层的道家秘传心法:隔空搔痒的舌技!


“馨茹……你等一下会感觉花径有东西深入、甚至可以插进你的子宫里面……不用紧张,那只是我用道法幻化出来的舌头,不会弄破你的处女膜的…”


硕大无比的硬物一下子塞满了馨茹的窄道。充盈的肿胀甚至顶到了花心,让馨茹的快感再度沸腾,兴奋愉悦地差点要昏迷过去!


“呀~~~哦天哪~~老师~~你的舌头~好大~人家~~啊~~好舒服~~~~”


“哦~~~哦~~~哦~~好快乐~~好幸福~~老师你好好~~噢~~噢~~~”


“哦天哪~~老师~~~你的舌头~~又变大了~~哦天哪~~老师~好厉害~~”


其实不是王老师的舌头变大,而是馨茹的花径痉挛收缩了……从一大早就不断地高潮、喷水到现在,馨茹的阴道肌肉早就被操到了临界点,形成一种曼妙的抽筋状态。


躺在保健室泡满淫水的病床上,不断扭动、享受着无上性福的馨茹,这时更加是美得不可方物。原来那清丽脱俗、淡雅幽香的妩媚,变成一种会让所有男人都想狠狠强奸她,但却又自惭形秽不敢行动的强大魔力。


如果今天清晨的馨茹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神,现在的她就是堕落凡间的美艳天使了。


虽然她仍然是处子之身,但那从骨子里浪出来的惊人诱惑,就连道心坚定的王老师也差点忍不住了…


幸好源源不绝的花蜜,适时提升了王老师的修为。要是王老师喝下的淫水再少一滴滴,恐怕他现在就掏出老二对准馨茹狂抽猛干不顾后果了…


“馨茹……”


“老师……”馨茹羞答答地偏过头,声音越来越细。“…老师…叫人家茹吧……叫两个字太生分了…”


“馨茹…呃……茹,”王老师咽了咽口水,“对不起……没有征得你的同意就……”


“老师……”馨茹羞答答地垂着头。这会儿她才发现,自己的裙子已经掉到两公尺外了,不知道是怎么飞的。上衣的扣子掉了两颗,其余的也都解开了,露出自己傲视群芳的绝美山峰。


“呀~~~~~~老师~~~讨厌!”馨茹羞得拉起薄被遮掩,却发现整条被单都被自己的浪水给泡透了…


白皙得迷死人的娇肤上有着点点殷红,那并不全是王老师的杰作,很多是馨茹自己搓揉按捏出来的。王老师刚刚的全副心神都在她的下半身了,全身发烫的馨茹只能靠自己止痒爱抚,在吹弹可破的肌肤上种下高潮和情欲的证明。


朝会前束起来的马尾巴,现在已经完全散开了。柔亮纤滑的秀发自然垂落,在半裸的馨茹身上,引导着王老师火辣辣赤条条的视奸…


“老师…”享受过性爱的馨茹,再也不想回到那平凡又无味的生活了。“老师…教人家修道吧…人家愿意帮助老师……那个……那个……修炼…仙石………”


“茹……”王老师心底的欲火一下子又高涨了,“其实刚才我已经顺便为你筑基了。你的仙气远比其她的女孩都要丰厚,说不定…你只要几个月就能够修炼出元婴了……”


一但馨茹修炼出元婴,两个人就可以用元婴合体双修,每天做爱就能够功力大进。即使元婴变成需索无度的荡妇,馨茹的肉体还是可以保持处子之身,让那股诱人的仙气源源不绝。


“老师…谢谢你…帮人家筑基一定很累吧……要不要再补充一点……啊~~~噢~”


“哦~~~天哪~~噢~~~~~~~~~~~噢~~~~~~~~~~~~~~”


“呀~~老师~~人家~~好快乐~~好充实~~噢~~天哪~~噢~~~~~~”


馨茹和王老师一直做爱做到了第七节课。弄脏的制服衣裙用道法清洗干净,又用三昧真火烘干熨烫,穿回了馨茹身上。


不过掉落的钮扣没办法用道法缝补,原本的高领制服一下子变成了低胸宽领,将馨茹没穿胸罩的香肩和乳沟完完整整地露了出来。


穿上性感制服的馨茹,全身上下遮得恰到好处,简直比全裸还要诱人。王老师的鼻血一下子浸满了整捆保健室纱布…


“老师…明明还有时间的…”馨茹虽然已经和王老师裸裎相见了,但这么丢脸的问题还是让她霞生双颊,“为什么………不跟人家…继续…那个……”


“茹……”王老师的肉棒差点顶破了裤子,“这节课我们要看点东西。你先看看早上朝会的照片。”


朝会时的几千张高画质走光美照,每一张都让馨茹的小穴滚滚泉涌。一想到这些照片本来可能会被拿去做些什么,就让馨茹的小穴更是强烈抽搐,差点把已经干了的裙子再度浸湿。


“茹…还有更刺激的呢…”王老师拿出厚厚的一叠DVD,“你不知道吧?你是全世界男人们的性幻想对象第一名呢!从三年前开始,你每天的生活情况都在全世界的色情频道不停播出…”


看到电视上自己不经意间走光、裸露的美丽倩影,再看到数十忆男人们在网页上毫不保留的淫词秽语,馨茹觉得自己好丢脸、好羞耻……可是……却又好有成就感……


“老师…这些隐藏摄影机、还有那些偷拍的人……”馨茹觉得自己的脸好烫。她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说出下面的话……“老师…我想……我想……我…也许……可能……可以完成他们一点点…小小的心愿………嗳呦好丢脸喔!我怎么这么淫荡!噢讨厌~~~~”


“茹,”王老师笑嘻嘻的,“我就是希望你能够成全他们啊,虽然他们永远吃不到,但你可以带给他们幸福和欢乐啊!累积善功对你的修行会有很大的帮助唷!”


“嗯……”馨茹娇羞地看着自己的走光全纪录,“老师,你有详细的摄影机地点和角度吗?我想…今天放学就让他们达成心愿吧…”


看到从校门口走出来的馨茹,电视台所有的工作人员全都看傻了。


清纯又有气质的绝色芳容,却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春风满面。那似乎是人妻少妇才会有的成熟风情,却出现在一位明明未经人事的青涩少女脸上……


馨茹仍然把裙摆按得严严实实的,可是那裸露出一大片的香肩和乳沟,却是怎么样也遮盖不了的。更何况…每个人都看得出她没穿胸罩……


馨茹的蜜汁在地上连成了长长的一道水迹。工作人员只要跟着反射着夕阳的芬芳汁液,就可以随时跟上美少女的脚步。


“第一个摄影机…是这里吗?”馨茹喃喃自语。她不敢把地图小抄拿出来,她不希望她的支持者们发现她刻意为大家带来福利。


虽然两条美腿夹得紧紧的,但馨茹在摄影机的前后转了几圈,相信每一位观众都能够发现她没穿内裤的事实。


“噢天哪……真的好丢脸………”馨茹的俏脸早就红得不能再红了,连香肩和乳沟都泛出了一缕红霞。她的乳头早就挺起了好久,在刻意拉紧的制服上面印出两点淫荡到不行的凸起。


看到身后越来越潮湿的地面,馨茹的小穴却是更多更猛烈的泉涌。现在她的所经之处已经不是水线了,而是一滩一滩的积水,并且散发出催人情欲的淡雅花香。


走过无数个摄影机,馨茹都假装不经意地让观众们大饱眼福。虽然裙里的风光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但每一个摄影机的画面,却都能带给男人们耳目一新的刺激感,而且能从更多不同的角度,审视馨茹吐着咸水的多汁蚌肉。


公车站牌到了。馨茹选择的不是回家的方向,而是她计划好的,要带给观众们的特别惊喜。


她知道身前身后有许多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也知道有许多照像手机装满了她胸前和裙底的美景。


馨茹觉得好温馨。她好享受这种受人呵护、让人看顾,被几十亿只眼睛视奸的奇特幸福。


工作人员巧妙地保护了馨茹。虽然她身上几乎每一吋肌肤都在电视上播出过了,但她在公车上没有遇到恼人的性骚扰,只有小孩子们天真可爱的童言童语。


“妈妈,那个漂亮大姐姐没穿内裤耶…”


“妈妈,上次游行好像有看到大姐姐耶…穿白色裙子,最高最前面的那一个…”


很多路人都知道馨茹是仪队队长,即使他们没有看过馨茹的偷拍频道。那甜美的脸蛋、引人犯罪的身材,还有比婴儿更娇嫩的白细肌肤,都是那么让人难以忘怀、回味无穷。


“妈妈,大姐姐好漂亮喔…那件裙子在她身上真好看…”


“妈妈,大姐姐的脚好软好好摸喔…比绵花糖还要软耶…”


“妈妈,大姐姐脚上的水咸咸的耶,可是好香好好闻喔…”


“大姐姐,你的内裤不见了吗,我可以帮你找喔~”


“大姐姐,你的脸好红喔,你生病了吗?”


“大姐姐,”一个可爱的小妹妹压低了声音,可是全车的人还是都听得到,“你偷尿尿喔,你看你地上都是水…可是大姐姐你的尿尿好香喔…”


馨茹领着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们下车,来到市区的冰宫溜冰场。


用卖胸罩的钱买了一双溜冰鞋,馨茹很有技巧地让工作人员们都跟了进来,用各式各样的小型摄影机随时将自己的倩影传送到世界各地。


“好久没有溜了呢…”馨茹坐在冰凉凉的皮椅上,两腿紧紧地并拢斜跨,用非常淑女的姿势换上溜冰鞋。


如果穿的是一般的溜冰紧身裙,那馨茹的动作绝对是优雅美妙,完全不会走光的。可现在上衣是有点宽松的露肩低胸短衬衫,裙子是蚊子飞过都会飘起来的超轻薄布料…馨茹实在是有点担心,不知道电视台那些微型摄影机的电力够不够持续转播自己的诱人美景。


馨茹先练习直线滑冰。微微地弯腰,让迷你裙沿着臀线上提,露出身后迷死人的诱人曲线。在馨茹身前的男人也没有吃亏,从那自然垂落的制服领口,可以饱览馨茹完全裸露的酥乳,甚至可以顺着乳沟看到馨茹可爱的小圆脐…


馨茹很快就恢复了冰上的感觉。她开使练习加速、旋转、花式抬腿,将赤裸裸的大腿用尽力气撑开,露出裙下的丛林美穴、将喷洒而出的芬芳汁液滴落在冰宫的每个角落…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喜欢馨茹送给你们的特别礼物吗?”馨茹当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她只是在经过一架摄影机时特意放慢了速度,让打开成一直线的美腿和小穴,都能让全世界的支持朋友们尽情欣赏。


冰宫里的男人们都不再滑了。他们纷纷掏出肉棒向馨茹致敬,看着美少女和那片翩翩飘飞的裙摆,在香气扑鼻的空间里演出性感至极的绝代丰华。


“先生…对不起…”馨茹的俏脸挂着真诚而娇羞的笑颜,“我想练习双人滑冰…你可以不可以陪我一起?”


男孩牵起馨茹柔若无骨的小手,这才想起来,手上还有自己的精液没擦掉呢……


男孩很快就不行了。牵着佳人的小手,近距离体验那对诱人乳房,再加上不时有机会深入女孩裙下……要是馨茹再不放过他,他可能会成为全国第一个流鼻血而死的高中生。


溜冰场的男人们纷纷倒地,只剩下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仍然谨守本份。


“先生,不好意思…”馨茹刻意让宽松的领口正对隐藏摄影机,“能不能麻烦你帮人家买一根冰棒?人家还想在里面滑一下…”


冰棒很快就来了。


馨茹一面用最暴露的方式缓缓滑过冰面,一面用最淫荡的表情和声音舔弄着那根东西。每个男人都觉得自己变成了那根冰棒……美丽的女孩简直就像是在舔弄那一根一根的肉柱…


梦幻的一天结束了。


隔天的清晨很快又到了。


“注意!注意!六号机、九号机预备!外景组、备援组待命!警力组测试红绿灯…”


“开始了!开始了!倒数五秒…四、三、二、一…Action!”


喀喀……锵!这是开锁的声音。


咿呀咿呀……随着没上油的转轴铁片发出怪响,荧幕上大家熟悉的公寓木门打开了。


观众们引颈期盼的女主角,立刻就出现在画面中央。


馨茹穿着标准的制服上衣、及膝的制式百褶裙,脸上带着往常的娇羞笑容。


真是让人失望……


“先生你好,请问…你是陈伯伯的?…”


原来的六号机陈伯伯,昨天因为太过兴奋已经暴毙身亡了。今天来接班的是年轻人。


“喔…你好…我是他外甥啦,最近这一阵子可能都会住在舅舅家这里…”


“嗯~”馨茹给他一个甜甜的笑容,“不好意思,我先去上学,有空再跟你聊喽~”


在九号机接班之前,全世界的观众都看到了意想不到的画面…


转身下楼的馨茹,制服上衣居然是一件露背装!浅蓝色的胸罩横亘在馨茹诱人的美背上,看起来轻轻一拉就可以解开…


下身的裙子也是同样让人惊艳。从前面看起来是标准制服裙,但裙子的后摆却切成了一条一条的碎布片,掩映间可以看见那对修长的美腿,还有包裹着小屁股的浅蓝色雕花内裤。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希望大家能继续爱护馨茹哟~”馨茹优雅地蹲下身子,让九号机将今天的内裤花样分送给电视前面的支持者们,“馨茹每一天都会带给大家不同的惊喜,希望大家都能感受到馨茹的快乐和幸福唷~”